FANDOM


Pet1296
名稱 花千繡 ‧ 貂蟬 屬性
編號 1296 稀有 6★ 空間 20 種族 人類 系列 競技場
最大
Lv
99 經驗
曲線
600萬 滿級
經驗
6000000

基本屬性

生命力 攻擊力 回復力 總計 強化經驗 金幣值
Lv 1 1388775218 2381 Lv1 1500 8000
Lv
最大
27261522490 4738 每Lv +1250 +200
主動技 名稱 懾魂魅靈 Lv.1
初始CD
23 Lv. 12
最小CD
12
效果 將場上的符石轉化為固定數量的心及暗符石
隊長技 名稱 靈石附體 ‧ 強
效果 心符石兼具 300% 所有屬性效果
來源 友情
封印
魔法石
封印
其他 競技場 獎賞
關卡

競技場 系列召喚獸 Pencil

1294i 1296i 1434i 1463i 1491i 1492i 1557i 1585i 1621i 1657i 1692i 1693i

問號2卡牌資訊

【競技場】

隊伍技能:
隊伍成員的屬性愈多,所有成員的生命力、攻擊力及回復力提升愈多,最多 1.4 倍
發動條件:
以花千繡 ‧ 貂蟬作隊長

組合技能:懾魂魅靈 ‧ 屠殺
1 回合內,全隊攻擊力 3 倍,並將場上的符石轉化為固定數量的心及暗符石。此外,發動技能的貂蟬,其當前技能 CD 減少 4
發動條件:
以轉世狂將 ‧ 呂布及花千繡 ‧ 貂蟬作成員 (召喚獸等級達 50 或以上)
Book 故事

  城中的富豪們都在爭相展示自己的財力,他們每一個都想要得到與貂蟬共處的機會,為此,即使要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。貂蟬是城中最有名的舞妓,她長得清秀美麗且多才多藝,不只舞姿曼妙,更懂得各種詩詞歌賦,深得眾人的喜愛。然而,她賣藝不賣身,就是給予再多的金錢也只能換取她的微笑。儘管如此,這裡每天仍堆滿了渴望與貂蟬共處的富豪們。

  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,一名老婦人突地走出來說:「各位大爺~不好意思,貂蟬今天已有約,你們下次再來吧~」語畢,她緩緩離去,在場的富豪無一不哀怨嘆息起來。

  在房中的貂蟬正與一名男子相聚。
  「我們很久沒見了呢,曹操大人。」
  「直入重點吧。」曹操呷了一口茶再繼續道:「我將你許配給呂布,遲些便會有馬車來接你去他那裡。」「我明白了。」「沒甚麼想問?」貂蟬微微一笑後道:「我的命是你救回來的,就算你叫我去死,我也會照辦。」曹操也沒多說甚麼,只冷笑一聲,着她好好準備後便離去。
  數天後,穿著緋紅色嫁衣的貂蟬便乘著馬車,一行人來到呂布的府第。二人拜過堂,呂布便掀開貂蟬的頭紗,貂蟬還是頭一次見到呂布。面前這個男人眉間散發英氣,身上有種傲人的氣勢,眼神凌厲,正直視著自己的雙眼。呂布忽然把貂蟬整個人抱起來,嚇得貂蟬不禁驚呼起來。他抱著她一直走著,貂蟬再沒發出半句聲響。甫踏進房間,呂布便將貂蟬放到床上,整個人就這樣壓著她,開始強行脫去她的衣服。貂蟬以雙手來拉住衣服、嘗試反抗他,不滿地說:「你這會否有點過於粗魯……」「哼!你早已是我的人了,還有甚麼所謂。」不理會貂蟬的說話,就這樣橫蠻的與她結合。
  她從此對呂布感到十分厭惡,後來更從下人口中得知,呂布為得到她,竟願意用一個城池來跟曹操交換!因而認定他是個沒有志氣的粗人。她對他冷言相向,心中從沒把呂布視為丈夫。正值初春,天氣尚寒,貂蟬在庭園裡欣賞地上正盛開的雪割花,忽然有人從後把她抱住說:「在幹嗎?」貂蟬二話不說掙開他,冷冷地回答:「反正你不懂。」「嘿,區區小花,哪有欣賞的價值!」「趁它還是最燦爛盛放時,把它記於腦海中,當它萎頓掉下時,就不會感到後悔和可惜。」她心中不曾期望眼前這粗人會明瞭浪漫,拋下這句說話後便輕嘆一聲,轉身離去。

  接下來的幾天,貂蟬都不見呂布的蹤影,下人只說呂布交代了他們要好好照顧貂蟬,他有事要到另一個城鎮處理。沒有呂布的日子,貂蟬本樂得清閒,但到了睡覺的時候,卻忽然覺得有點不習慣那偌大的床舖,甚至有點感到孤獨起來。翌天早上,和暖的陽光開始透過窗紗透射進來,窗外傳來陣陣鳥兒的清唱聲,正當貂蟬還在酣睡時,突然被人猛烈搖醒……
  「貂蟬!快起來!」呂布緊張地道。
  「到底是甚麼事了?」貂蟬雖心不甘、情不願,但還是按著呂布的意思乖乖的起了床。
  他牽著她,叫她坐到梳妝台前。貂蟬心情越來越惡劣,已沒心機再去猜測他的思想,只任由他把玩著自己的秀髮。疲憊的她一直閉著雙眼,只感到呂布在她的頭上擺弄著甚麼似的,耳邊又不時聽到呂布既像是埋怨、又像是品評的說話。她的肩上驀地傳來呂布雙手的溫熱,他在她耳邊說:「張開雙眼看看吧!」她看進鏡子,只見自己的秀髮被垂直地放下,頭上戴著一頂以雪割花作裝飾的帽子。
  「這是……?」「這樣的雪割花就不會枯萎。」貂蟬禁不住感到欣喜,沒想到她的說話,他竟如此上心。呂布突然把她抱回床上,二話不說便開始脫去她的衣服,她想說甚麼之際,呂布卻先開口說:「我比較喜歡欣賞這樣的『雪割花』!」在嫁給呂布後,貂蟬首次感到臉紅心跳,忽然覺得他也許並非如想像般那麼討厭。

  自那天後,她與他之間開始產生出微妙的變化,雖然偶爾還是會有點吵鬧,但貂蟬卻展露多了微笑和羞紅的臉……